停不下来的钢铁过剩产能

对于中国钢铁业而言,过去三年一直处于凛冬之中。在中国经济诸多停不下来的产能过剩中,减不下来的钢铁产能,可谓是“样板”。

对于中国钢铁业而言,过去三年一直处于凛冬之中。在中国经济诸多停不下来的产能过剩中,减不下来的钢铁产能,可谓是“样板”。
拜大基建和房地产在过去十数年的蓬勃所赐,中国钢铁业也大步向前,粗钢产能在2014年达到惊人的8.2亿吨,占据了世界产量的一半左右。然而,旧的增长模式已经难支,“双创”、“互联网+”和服务业将在未来的增长中扮演关键角色,按照这样的新常态预期,投射在钢铁业身上,必将倒逼出两个变化:一是数量要降下来,二是质量要升上去。也就是说,螺纹钢降下来,特种钢升上去。

横向比较,英德美日等发达国家也都曾有过一个钢铁的“黄金时代”,最后也都伴随着钢铁的过剩危机,产量下跌,工人减少。中国现在也面临着这样一个“钢铁拐点”。经济的结构性放缓,使得过剩产能非常严重、且新增产能不断的中国钢铁业,迟迟走不出这个冬天。
可是一些钢铁企业,仍然寄希望于新型城镇化可能带来的“基建预期”,寄希望于“苦撑待变”。而在此之前,银行的大量信贷资源沉淀在钢铁行业也不敢轻易抽贷、断贷,否则贷款就沉没了。再加上地方保护主义,僵尸企业也就应运而生。
国内市场挣扎在过剩和低价的泥潭里,“走出去”也只是权宜之计,还会碰壁。根据海关数据,前10个月,中国出口了9213万吨钢材,超过去年7389万吨的数字,但金额下降了6.6%。中国的钢材价格实在是便宜,以目前的低价自然在国际市场上所向披靡。但这实在令人高兴不起来,一方面是我们消耗了国内大量的资源,包括环境等隐性成本,把钢铁以白菜价卖到国际市场,有点得不偿失,为他人作嫁衣裳;另一方面,他人也不会念我们的好,围绕钢材的各种贸易摩擦、纠纷会显著增加。
中国钢铁业产能严重过剩,利润率低到令人发指,尽管面临来自市场出清和社会环保的双重压力,但过剩产能问题始终无解。钢铁行业关系到地方的GDP、财税以及就业,这始终是地方消极抵抗钢铁去过剩产能的最大动力。
特别是就业,钢企容纳了很多低效率的就业,去过剩产能势必要把一部分就业挤出来,这很容易从经济问题变成政治问题。地方政府保护本地钢企,有其“理性”之处。但对于整个国家,就不那么理性了。稍早前,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说,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这个观点不被官方所认可,但具体到钢铁业,下岗是需要正视的问题。这个过程,政府首先应该放手让市场出清,淘汰僵尸企业和落后产能,而非动用行政资源力保“僵而不死”;其次政府应该担负起再就业、养老、医疗、培训等下岗人员的社会保障问题,努力将社会风险降至最低。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18 07:1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