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庆:为什么我从万科离职去创业

[ 亿欧导读 ] 从万科离职的毛大庆之所以创业,除了对自身的期许还有顺势而为。而谈到对房地产行业的判断时他认为:离职创业并非是地产行业不行了,而是原来的玩法OUT了,未来,地产业必须要从房子里头再创造价值。

毛大庆

[ 亿欧导读 ] 从万科离职的毛大庆之所以创业,除了对自身的期许还有顺势而为。而谈到对房地产行业的判断时他认为:离职创业并非是地产行业不行了,而是原来的玩法OUT了,未来,地产业必须要从房子里头再创造价值。
本文是毛大庆在2015人本中国高峰论坛上,与观众互动时的讲话荟萃。其中,毛大庆谈到了他对房地产行业的判断:离职创业并非是地产行业不行了,而是原来的玩法OUT了,未来,地产业必须要从房子里头再创造价值。而换种经营方式的话,究竟要如何玩?看完此文,想必各位都会有自己的答案。

我为什么要创业?

1.以过程来论人生,每年都要比上年有进步
第一,到达一个年龄阶段后,我希望停下来总结下自己的人生状态。
每个人对自己存在状态的定义都不一样,有的人可能会喜欢一种稳定的工作,而有的人喜欢以过程论人生。我从来都是以过程论人生,因为我从来不做特别长远的计划,如果有也只是三年计划,并且我的计划并不是瞄准什么目标,而是这三年之内我要干成一点什么事。
我有一个习惯,每到年底都会给自己做个评估,这个评估跟工作无光(亿欧网注:无关),而是将这一年来我做的事情跟上一年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凡有一些进步,我就很满意了。这样的习惯我已经坚持了10多年,只要这一年有一、两件事是我之前从来没干过的,我认为这一年就非常值得。
因此,我经常跟员工讲,你不要想成为谁,也不要设定远大的理想,不要想成为马云、王石这样的人,你就保持你自己最好的状态,不断地审视下一个时间段比现在这个时间段有了什么进步,长期去做,就会发生质变,迎来不一样的人生。
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问自己,我是不是在给自己加分,给自己积累东西?
有一个让我比较自豪的地方,我今年47岁,已经把好多人80、90岁都干不完的事情干完了。所以我今天有大把的存款,不是钱,而是我积累的时间的存款。我可以用这些时间来干我更想干的事情,可以换来更多的自由。时间的自由和心灵的自由才是我一直想追寻的东西。
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创业的第一个原因——因为我找到一件事情,再忙我都有大把自由的时间,来干这就我觉得有意思和好玩的事情。
2.创新创业是国家的大趋势,要顺“势”而为
第二个原因,我觉得这是一件我必须要从事的事业。因为这是件我干到80岁都还有勃勃生机的事情。为什么?因为中国如果再不进行创新创业的话,这个国家没有出路可走。
而且选择做任何一件事情,都要顺势而为,没有“势”在,你再努力、磕破脑袋,也干不出来什么成就;但如果“势”在那里,你用心努力就可能成事。

为什么“势”在那里?

在2012年到2014年的时候,我接受了一个课题,7个博士一起做了一个研究。这个研究是围绕着中国人口未来20年发展走势与国家经济发展趋势的关系。这个报告内容很长,其中一个结论是,在2033年前,也就是从2026年开始到2030年左右,我国将进入快速老龄化阶段。
这个老龄化的速度,快得恐怕各位都无法想象,因为我们谁也没见过。世界上只有54个国家已经完成或越过抚养比1:1的老龄化过程,而这些国家大量的都进入了经济停滞或者说中等收入陷阱,可悲的是那些经济还不太发达就进入到老龄化的国家,直接掉进了中等收入陷阱。发达国家像英国等这些国家,虽然较晚进入经济比较停滞的状态,却依然还是发达国家。但这些国家跟我们国家都无法类比,因为这些国家的人口单位都是千万级别的,可以类比的国家只有日本。
日本是唯一一个可以跟我们参照的,因为他们人口过亿了。日本在1991年年底,越过抚养比1:1,5000万人抚养5000万人。我们在做这个研究时,看到了中国的节点大概会在2030-2033年时,达到1:1的抚养比,也就是说,如果14亿人口基数不变,7亿人要养活7亿人。这7亿被养活的人中间,有4.3亿60岁以上的人口,还有2.7亿左右的非创造力人口(8000万的残疾人和非成年人)。
4.3亿60岁以上的人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的发展是很沉重的。
日本的抚养比越过1:1的时候,其GDP拉动因素有65%来自于科技转化,而今天,中国GDP的前十位拉动因素中,没有一项是科技,没有一项是制造未来的产业。如果真到了抚养比1:1的时候,中国届时会多么狼狈!
现在是9亿人养5亿人,未来是5亿人养9亿人!
在这样一个大的研究背景下,我们认为,今天中国的发展必须依靠85后到94年前出生的这1.8亿的人。这一伙人目前恰恰处在20岁到30岁阶段,这是所有世界上人口论里面,创造力、发明各方面最集中的年龄状态,如果再不用这一帮人撬动中国的科技创新,中国就真的没希望了。所以时不我待,创业创新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过去中国三十年的快速发展,基本没有下过功夫培育未来产业,而现在这是大势所在。所以,我觉得我们做产业服务业很有必要的。我不是真的创业,而是在做创业服务业,我在干的事其实是帮助年轻人创业。我已经创不了什么业了,我这个年纪搞发明创造基本上没有什么可能,我干了一辈子房地产业,也不会干别的,但是可以服务他们,所以我现在干的是创业服务业,总理给我们这帮人定义了一个行业叫创客空间联盟,所以我们叫众创空间。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25 10: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