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柳传志:我是一个以“妥协”著称的人

普鲁斯特问卷
如果可能与古今中外的某个人畅谈,你最愿意选谁?
柳传志:毛泽东、周恩来、林彪、邓小平。
你最希望和有什么样特点的人成为你的同事?
柳传志:最基本能坦诚相见。
如果只能带一本书去荒岛,你选哪一本?
柳传志:大众菜谱。
你最痛恨自己什么缺点?
柳传志:轻信,为此吃了不少亏。
过去三十年中,柳传志只有三次迟到的经历。
一次因为电梯坏了,按照联想的规定,请假就不算迟到,可那时还没有手机,他干着急,没办法。
一次在翠宫饭店,高管开会,会前他上洗手间,正好遇到主管单位中国科学院的院长,院长拉着他聊天,他不好意思离开,秘书也不在身边,回来就晚了。
还有一次在香港,因为一个特殊情况绕了路,也迟到了。
每次迟到,就罚站一分钟,柳传志是定规矩的人,也不例外。时间虽短,但大家要把会停下来,看着他,不说话,像默哀一样。罚站的人很难受,其他人也不觉得好笑。这三次想必让柳很尴尬,他今年71岁,对迟到的每一个细节依然记得很清楚。
40岁之前,柳可不太拿迟到当个事儿。彼时他在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工作,大家全迟到。那时候上班主要工作是政治学习,学习结束,男的开始打扑克,女的赶紧回家捅炉子。
对迟到的态度,是判断“公司”与“单位”区别的一把小尺子。柳深知,公司是不能没主人的,否则连守时这样的事,亦无法做到。
与柳同代的很多企业家,才智与坚毅都不比他逊色,但却无力解开产权问题的死结,更有人为此输掉一生。早在1999年接受本刊采访时,柳传志就曾感叹:联想需要解决高科技员工持股、尤其是创业员工持股的问题,高科技产业对人力资本的要求很高,比其它很多产业领域要求都要高,他的意见是高科技企业的员工一定要持股,而且要尽可能持多一些,这是高科技产业特性所决定的。
柳传志认为应先解决做饼的问题,再解决分饼的问题,他的意思是要先有效率,分饼时再通过改革完成红利释放。这段话的语境是谈国家改革的顺序,如果具体到公司,今日的创业者肯定无法接受:创业一定要先分好饼才能把饼做大。而柳对此也有朦胧的认识,他在1993年以分红权为切口,向中科院要了35%的“分红权”,又花了六年时间,将分红权变成了“分股权”。
他意识到,和他一起创业的第一批员工,与联想的年轻人价值观是不一样的。五十多岁的这一代人,80年代以前没机会做什么事情,都憋着,改革开放以后只要有机会做事就很满足,而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则不同,他们可以选择的机会很多,要求也很多。必须研究他们的愿望,必须去予以合理的满足,而35%的分股权,仍远不足以“让公司有主人”。
中国科学院历来主张联想在股东层面应引进战略合作伙伴,而柳传志则认为,一个企业要做成百年老店,股东股权不能太分散,否则就没有人会对公司的长远发展负责。从100%的国有资产,到上市前科学院占36%的股份,泛海占20%,联想创业员工、核心管理团队及骨干员工等加在一起占其它股份的公司,其中的漫长与凶险,未有类似经历的人很难移情。
上市之前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通过联持志远和联恒永信的公司员工持股平台,员工合计持股已达到42.5%,对公司命运已有足够话语权,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认为,通过不断地努力,公司的管理层和员工也持有公司股份,包括创业元老,现在的高管、骨干也通过前两次股改购买了公司的股份,使得这些人利益能够跟公司的长远发展绑定在一起,这是一个很坚实的基础。
要让公司在不同阶段有合适的主人,柳传志不仅要应对股权改造的麻烦。中年创业,他在1990年代中期就遇到了如何完成管理层新老交替的问题。他曾感叹,最难的是年轻人如何取得老同志的信任,而且,“90年代初我对新老交替的决心也受到过打击,当时,我们也有一些年轻同志挑起担子后做出的事情很出格。”他所受的打击,与孙宏斌一事有关,柳传志后来将这个曾经最欣赏的年轻人亲手送进了监狱,这段往事细节记载颇丰,无须赘述。柳创业的最初十五年中,几乎每年都会遇到一些令公司“要死要活”的困难,孙宏斌事件绝非孤例。他自陈“经过巨大的恐吓,受过巨大的苦难,也尝试过幸福,还怕什么呢?”
柳传志祖籍江苏镇江,自幼在北京长大,至今说话仍有老北京人的口语,而且南人北相,国字脸,重眉,他不笑时,有股碾压过对方的气势。柳的思想管理渗透进了中式哲学与权谋,例如对“妥协”、“拐大弯”、“赛马相马”、“拧螺丝”等俗语都进行了重新诠释。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联想早期就是在他这套逻辑护航之下才得以漂流过一个个险滩。有趣之处是,以柳处理问题之圆润,本可以做到睡着了也不会说错话,但其不愿意遮掩本色,即使发言会遭到过度解读并引发争论。
如有必要,他在面对竞争或平息“叛乱”时手段果决老辣,而又对传统知识分子的价值观心存敬畏,例如孝道,诚信,谦虚。他有极佳的交流界面,听任何人讲话都眼神聚焦,极度专注,不管比他年长还是年少的企业家,都愿意尊他为兄。7月7日晚,联想控股在国家会议中心搞了场盛大的上市庆典,如同企业界武林大会,几乎各大门派掌门都到了。
很多人将控股上市定义为柳传志的收官之作,但柳已明确表示不会退休,而是会一直做“朱立南(联想控股总裁)的助理,直到他觉得没必要给我发工资为止”。他曾多次说过:“联想就是我的命”,当前联想集团与联想控股,势能比那些风口上的公司要小,对柳传志来说,现在退休能保持一代英名,但要做百年老店的他,心里可能还真清净不下来。
本次报道的主题为“柳门”,联想最成功的产品或许并非集团的消费电子,也并非控股的投资,而是“人”。柳在孵化人才、培养人才、人尽其才方面有独特心法,所谓“柳门”,实际是扩大了“家”的概念。即包括他与子女、家人的交流,也包括怎样为杨元庆、朱立南、陈绍鹏等“打地基”:难得的是,他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职业经理人,而是也能将联想当成命的企业家。“柳门”还包括联想控股投资的创业者,即使他们中性格最强悍者,也承认受过柳传志的影响。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9-27 00: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