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哥"造假细节曝光:强迫工人到按摩店测试药效


生产成本仅几毛钱一粒的假冒“伟哥”直接添加违禁药物成分,造假者为了确定加多少药物合适,竟然指使搅拌工人下班后去按摩店找“小姐”测试药效,不仅费用报销还有补贴。而就是用这种离谱的方式生产出来的所谓治疗性功能障碍的“神药”竟然在全国26个省进行销售,价值上亿元。
被誉为我省“性学泰斗”的湖南性保健研究所所长文德元教授直言,中国男性承受的压力一度全球排名第一,但很少能得到家庭和社会的关爱,出现性功能障碍后,很多男性选择背地里购买“壮阳药物”,发现被骗后往往打落牙齿和血吞。事实上,引起男性性功能障碍的发病因素有心理性因素和器质性因素之分,需要因人而论。

“药效要猛” “吃不死人”
制假团伙没人知道如何制药

每年的10月28日为世界男性健康日,旨在呼吁整个社会再多一点对男性健康的关注。今年的世界男性健康日期间,我省司法机关连续宣判多起专门针对男性性功能障碍疾病生产销售假冒药品的案件。
记者调取了多起案件的卷宗。去年9月,长沙市食药监局联合长沙警方,一举捣毁隐藏在开福区、长沙县境内的7个制假窝点,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20余名,查获假“伟哥”成品37个品种、137592盒。现场约2000平方米的仓库内,假“伟哥”及其包装等堆积如山,光是用于生产的原料就多达3016公斤。这些假药先后流往湖南、湖北、广东、安徽、陕西、上海等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
去年3月,邵阳查获了一起非法生产销售假冒壮阳药案。该案办案人员共查获各类号称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的假冒保健食品达30多种、包装盒达到200多万个,假冒产品用了9辆卡车才拖走,涉案过亿元。
记者发现几乎所有的造假者选择的造假方式都非常简单,通常会在河南等地找一家原料厂商进购含有西药西地那非粉末药物原料,再委托印刷厂制假者仿冒药瓶、标签、包装盒后然后把玉米粉和西地那非搅拌在一起,装进胶囊就完成了所谓治疗性功能障碍的“壮阳神药”。
记者从公安和检察院等办案工作人员处了解到造假团伙制造所谓迅速解决“性功能障碍神药”时的各种细节,令人啼笑皆非。比如有一个制假团伙在大批量购买西地那非原料和假冒包装盒到位后,才发现整个团伙中没有人知道如何制药。于是本着“药效要猛”、“吃不死人”两条原则,制假人员采取了一种简单直接的加工方式:将西地那非粉与玉米粉混合、搅拌、装入胶囊。结果,负责搅拌的工人工作不“敬业”导致西地那非粉末和玉米淀粉搅拌不均匀,有些胶囊里全是西地那非粉末,有些胶囊里全是玉米粉,销售出去后,有人服用这种胶囊要么出现极大的反应和副作用,要么没有任何作用。

白天生产 晚上试药
假“伟哥”吓跑三批搅拌工

为了提升假“伟哥”的“效果”和“质量”,有制假团伙从美国军方采购降落伞要求供应商亲自穿戴降落伞并跳伞测试的故事里得到启发。为了制约工人偷懒,让工人认真生产假药,确保生产出来的“壮阳”药物吃不死人,竟然要求搅拌工人自行试药。 这个制假团伙定下了一个奇葩的规矩:每批药生产出来,负责搅拌的工人都要参与试药。“本地工人回家试,外地工人我们安排他们去按摩店,费用报销还有补贴。”于是,搅拌工人白天生产、晚上试药,然后制假团伙根据工人服药后口头描述自己的身体反应来确定多少玉米粉应该搀多少西地那非原料。
在看守所里,有制假团伙向办案人员交代,“工人们一开始都很乐意,后来开始闹情绪,觉得试药太辛苦了要求辞职,为此我们先后换了3批搅拌工人,才将玉米淀粉与西地那非粉的掺配比例确定为1比1.5之间。”说到此处,该名制假者即便已经身陷囹圄却还语气严肃,他坚持自己虽然造假,但和其他造假者有区别,“至少我们做了人体实验,并没有乱来。”

一毛六翻到 几十、数百
4个月假“伟哥”在26个省卖了数千万

记者算了一笔账,一盒假“伟哥”的成本在1.7元左右,平均每一粒一毛六,进入销售市场后被标价几十到数百元不等。而这些假冒产品在全国26个省进行销售,而且销量极为可观,办案人员告诉记者,“他们4个月卖了5000多万,有多少人服用了这种假冒伟哥,遭受了怎样的身体损害就不得而知了。”
这些假药到底会对身体产生何种影响?记者就此采访了我省“性学泰斗”、湖南性保健研究所附属医院院长文德元。文院长告诉记者,各类所谓壮阳产品基本都含有西地那非,基本成分和“伟哥”是一样,但和药准字的药品相比,它缺少一些辅料化合物。这类辅料能够让药物在规定的条件下释放出来。比如通过加入某种化合物,能让血液中药物的浓度在数小时内达到最高峰,并在一段时间内保持这一浓度。如果未添加这种辅料,药物就无法按照既定的路线发挥作用,很容易导致严重的副作用,包括低血压、肌肉酸痛等副作用,如果药量过大容易引发前列腺炎或病理变化,甚至可诱发心脏病,导致中风,增加猝死的风险。

提醒

“伟哥”并非万能

按制假人员的说法,假“伟哥”之所以畅销,主要是因为市场太大了,简直是“钱多人傻”。而且即便发现自己上当了也不会像购买了其他产品一样投诉。“有性功能障碍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根本不愁销路。”
这种说法得到了“性学泰斗”文德元的确认。他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生活方式及饮食结构的改变,男性性功能障碍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仅在40-70岁年龄段的发病率就达60%,性功能障碍已成为危害男性健康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方面是激增的性障人数,另一方面却是日趋消极的治疗态度。“由于男性偏向英雄主义的个性,在患上生殖类疾病时基本上都难以启齿,讳疾忌医,不愿让他人知道。他们往往选择网络渠道购买药物自我治疗,不愿意进行正规治疗。就算吃出问题来了,也会打落牙齿和血吞。”
“这里面有一个认知误区,性障患者认为伟哥能包打天下。”文德元解释,引起男性性功能障碍的发病因素有心理性因素和器质性因素之分。“所谓心理因素,指的是精神上的压力导致性障。而器质性因素,则指的是肌体方面的疾病,比如血管、神经类的疾病或创伤,导致性功能障碍。不弄清楚病因,一味吃药,结果很有可能适得其反。”文德元表示,治疗性功能障碍,一定要根据具体的病因,对症治疗。“所谓百病百治,千人千方。能食疗治好的就不要吃药,能吃药治好的就不要做手术。”
人物介绍
文德元,湖南性保健研究所附属医院院长、副主任医师,中国医师协会专家。中国性学会理事,湖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副主任委员,湖南省中医男科学会副主委。
2014年,文德元通过动物冰水浸泡实验,揭穿了陈光标“冰水挑战”作假闹剧。其敢言、直言、善言的举动赢得社会各界的尊重,入选2014年CCTV中国(湖南)法治人物。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25 10:11:59